十分PK拾

                                                                                来源:十分PK拾
                                                                                发稿时间:2020-08-14 15:19:22

                                                                                图2反映的是2020年2月后受新冠疫情影响美国工业生产下滑幅度,与2007年12月后国际金融危机期间的低迷的比较。这表明,新冠疫情的影响导致美国工业生产下降的速度远远快于国际金融危机期间——最大跌幅比危机前水平下降16.6%,而这不过是仅两个月就发生。事实上,从长期的历史比较来看,目前美国工业生产的下降速度比大萧条时期或第一次世界大战后1920年美国经济的严重衰退时期都要快——尽管大萧条时期衰退持续的时间较长,但目前尚不清楚此次衰退会持续多长时间。到2020年6月,美国经济出现了显著的复苏,但截至6月,美国工业生产仍比新冠疫情前峰值下降10.9%——这与美国GDP整体下降大致一致。

                                                                                “由于各种情况危险地交织在一起,对美国来说,曾经难以想象的独裁统治现在具有非常现实的可能性。当这一切集体发生在2021年1月20日时,美国军队将是唯一有能力维护美国宪法秩序的机构。”

                                                                                当美国每天有2万多新增确诊病例时,其解除了封锁,这就不可避免地令新增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大幅增加。实际上,这已经开始发生了(见图9)。以消除短期波动影响的7天移动平均线计算,5月28日美国日均新增确诊病例数达到20637例的最低水平。但由于特朗普政府在《华尔街日报》等媒体的支持下解除美国封锁,新增确诊病例开始上升。按照7天移动平均线计算,7月8日日均新增确诊病例达到5.1万例。7月8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为57000例。换句话说,美国正掀起一股新的感染浪潮。

                                                                                总结来说,美国民众正经历疫情和失业的双重打击。这对经济的影响是,除了那些失去工作的人之外,还有数以千万计的美国工人被削减工资。

                                                                                如前所述,IMF在其2020年6月的预测报告中并没有对以当前汇率或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世界增长份额进行预测,其只对以剔除通胀因素后的美元计价对经济增长进行了预测。但其6月份预测的增长模式与4月份的预测相同,后者是以购买力平价进行预测的。因此,世界经济增长的基本格局不会改变。2020年4月IMF预测,2020-2021年95%以上的世界经济增长将源于发展中经济体——51%源于中国,44%源于中国以外的发展中经济体。不到5%的世界经济增长将源于发达经济体。这必然会对世界地缘政治形势产生重大影响。

                                                                                IMF在6月发布的的报告中,并没有按照当前汇率或购买力平价就各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做出预测,其只对个别国家和地区以剔除通胀因素后的美元计价进行了预测。尽管如此,IMF在6月份预测的世界增长的基本模式与4月份相同,且对此进行了详细的分析,以及明确预测了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趋势,因此,4月份的预测数据可被视为反映了世界增长的基本模式(如图5)。

                                                                                美国统治者面临的问题是,这次针对美国民众的攻击导致了社会爆炸,并令美国陷入自越战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乔治·弗洛伊德遇害案引发的巨大抗议浪潮表明,美国可能会出现大规模抵制特朗普攻击民众的行为,所以美国的抗议活动不仅会影响美国内政,也会影响美国经济形势。这阻碍了美国政治当权派试图增强美国经济实力,来对付中国的战略。

                                                                                他指出,美军的职能是服务于民选政府,不具有政策影响力,更不能被视为政治结果的仲裁者。如果米利真的下令驱逐特朗普,将会“改变美国军队的灵魂和角色”。

                                                                                曾任教香港中文大学的Sean与上述外国男子曾出现在同一“修例风波”场合。两人曾对市民拍摄恼羞成怒,更指挥暴徒强迫市民删除手机照片,被网民拆穿:“如果不是干见不得光的事,有什么害怕被人拍的呀?”

                                                                                二人认为,在选举结果出炉后,特朗普和共和党会扯出“选举舞弊”等谎言作为遮羞布,上诉至联邦法院拒绝承认自己落败,拖延至最后一刻——2021年1月21日0点0分。而此举势必会引发民众不满,从而导致街头示威者和“特朗普军”在白宫外暴力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