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彩票

                                                                来源:搜狐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14 08:01:35

                                                                接着说第二个话题,就是当老冷战向新冷战转化的时候,是从产业资本阶段跃升到了金融资本阶段,因此过去在产业资本阶段可以“一个世界两个体系”,但在金融资本阶段,这个世界只能是一个体系了。世界重新分成两个体系的可能性,对我们来说有一定的难度。到底该怎么应对?首先要分析老冷战和新冷战之间是如何过渡的,看看金融资本引领全球化是怎么发生的。

                                                                1989年美国制裁也是外资全撤,那个时候苏联解体了,唯一的依靠西方资本全撤了。当时中国正在工业化高涨时期,外资撤走是很突然发生的,所以中国全无准备,于是进入了4年的衰退期,直到1993年才再度进入高涨。我们很清楚的记得,当时农民收入增长速度下降,农产品卖难,城市企业一片萧条衰退。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人当时有一套应对办法,最终走出了危机。只是这个过程是磕磕绊绊的,中国当时以国内的财政金融为主要调控手段,虽然出现了经济增长,但经济增长很快就导致1994年的严重通胀,从一个危机到另外一个危机。然后逐渐转向外需拉动为主,逐渐又恢复对西方的各个方面的依赖关系,一直进入到新世纪加入WTO。

                                                                今天,当中国再度面临相当于是一次新冷战的挑战时,是不是有可能继续借鉴毛泽东当年创立的三个世界理论体系呢?我一开始讲新冷战的意识形态非理性,其实对他们来说很多选项和策略是很理性、很有针对性的。

                                                                但当时毛泽东主席说要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没理这一套。虽然最后还是出现了台湾地区和中国大陆之间的两分局面。朝鲜战争,虽然没有改变朝鲜半岛两分的格局,却把中国打入了苏联阵营。这时候的苏联已经宣布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是中国当时还叫做资产阶级革命,还在发展民族资本主义。当中国一旦打入苏联阵营之后,迅速按照苏联制度进行改造,因为客观上的战争需求,大量的苏联装备纷纷转移到中国,从厂长、工程师、技术员到熟练工人,也随之被派过来。这当然意味着你的经济基础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全盘苏化。

                                                                五、中国当前阶段的局面和形势

                                                                不过我劝大家先不要觉得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因为美国的发言人讲的很清楚,在总统的选项中不排除任何可能。从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情来看,新冷战不是一个大家可以用理性方式来应对的一个阶段。年轻的一代,特别是现在的70/80/90后,基本上没有冷战的经历,甚至也没有相关的知识。因为从1971年基辛格利用中苏矛盾策划尼克松访华,在尼克松正式访问中国以后,美国对中国的冷战手段就逐渐淡化了。

                                                                拿芯片架构师来说,一颗芯片,性能的60%取决于架构师。他们是芯片灵魂的缔造者。而在国内,合格的架构师不超过三位数,顶级的架构师不超过两位数。还不如邻国日本的一个零头。不仅是顶端设计人才,人才缺口遍布行业的方方面面。芯片流水线的制造工人、操作工人、封测工人、设备协调工人、企业管理人才等等,全都面临着无人可用的境地。

                                                                受到MOSIS启发,中国台湾也沿袭了这种模式。台湾最大的半导体公司台积电,也会为当地的大学专门预留出一条流水线。学校教学课程里面也有一门课,可以让选修它的同学们去流片。为了激励学生们积极参与,课程中还加入了不同组之间的PK。这往往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有些组的结果甚至令导师们都始料未及、拍手称赞,甚至部分作品被台积电买下专利,改良后应用到市场。而且,在学生们完成作业的同时,导师们充分信任学生们的自学能力。只引导,不干预,允许学生们失败。课程的第一章就讲到:雷霆雨露,俱是君恩。成功失败,都是收获。并且这门课不只顶尖大学可以上,很多普通院校都有在台积电制作芯片的机会。

                                                                所以,我们这样来破一下题,让大家知道老冷战是产业资本阶段的政治冲突,而新冷战则是金融资本时代的政治冲突。战争是政治的集中表现,政治矛盾最集中、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战争。据此,冷战也仍然是一种战争,是政治矛盾集中的表现。这样解释,是希望大家认识到,老冷战和新冷战处于不同阶段,是资本主义不同历史阶段的产物。

                                                                所以老冷战时期,毛泽东提出的三个世界的思想体系,解构了美苏的二元对立,两个大国拉帮结派的这种政治站队的做法,让这个世界明白不是必须以美苏双方各自提出的意识形态标准来决定你到底是拥共还是反共。因此,西方各主要国家领导人、政治家先后访问中国,就是看中了中国是一个有发展潜力的大国。至今,中国还在很多方面继承着、甚至是享受着当年毛泽东提出的“三个世界理论”的思想遗产。